Google Me猜想

來源:互聯網
上載者:User

  社交中介層(a Social Layer)

  到目前為止,外界得到關於Google Me的訊息很少,其中最重要的要屬今年9月14號Zeitgeist大會上Eric Schmidt 透露的資訊。

(Eric Schmidt)told reporters on Tuesday the Internet search leader intends to work in "layers" of social networking to its sites, rather than unveil a flashy product.

"We're trying to take Google's core products and add a social component. If you think about it, it's obvious. With your permission, knowing more about who your friends are, we can provide more tailored recommendations. Search quality can get better."

  Eric Schmidt對Google Me的定位是,為Google的核心產品增加一個“社交中介層”(a social layer)。

  如何理解這個“社交中介層”(a social layer)呢?”社交”就不用多說了,在前一篇文章裡面已經介紹了Google對”社交”的理解。有意思的是這個”中介層”,記得Eric Schmidt提過,人們不再需要一個Facebook的複製網站。定位成”中介層”說明,Google Me主要是對內整合Google的核心應用,添加社交元素,服務已有客戶,而不是拋出一個Facebook複製,從吸引新使用者的第一步開始。

  事實上,Google很早就推出了一個“中介層”,只不過沒有“社交”的功能。

  2009年10月29號,Google推出Google Social Search的時候,順便也把Social Search的資料來源Social circle推到了前台。Social circle在內部抓取Gmail,Greader,Google Buzz,Google Profile,Picasa等應用上的連絡人資料,外部則主要採用Twitter和Friendfeed上的連絡人資料,做為社交圈子的拓展,公開的“朋友的朋友”資料Social circle也會採用。所有這些被索引的連絡人產生的公開內容,稱為Social content,是Google Social Search資料的主要來源。在Google的主要應用和Google Social Search之間,Social circle扮演了“中介層”的角色,但這個“中介層”非常純粹,只是展示,沒有提供一個典型的SNS網站的互動和進行社交的介面。

  Facebook Open Graph宣稱要收集使用者在整個互連網上活動的“社交資料”,很明顯,相對於Open Graph,Google Social circle收集的“社交資料”範圍太小了,主要是Google自己的產品,還有向Twitter購買的資料,外加Flickr,Linkedin,Friendfeed(已被Facebook收購)等網站的免費資料。如果Facebook堅持不開放自家資料,Google的social search發展壯大就會面臨問題。如何打破Facebook在“社交資料”上的壟斷,同時回擊Facebook的挑戰,建立一個更加強大的“社交資料”收集平台成了Google的當務之急,而Google Me的定位很大一部分也在於此。

  除了為Social search提供資料,Google Me當然還要起到整合現有Google產品的作用,為核心的Google產品添加社交元素,同時提升使用者體驗。事實上,Google的現有應用裡面有很多具有“社交”功能,也試圖成為“中介層”的,但是這些應用要麼沒有很好的整合現有產品,要麼由於種種原因,使用者不買賬,沒有流行起來。比如iGoogle,Friend connect,Google Buzz和Google Profile等。拿Google Profile作為例子:

A Google profile is simply how you present yourself on Google products to other Google users. It allows you to control how you appear on Google and tell others a bit more about who you are. With a Google profile, you can easily share your web content on one central location...You can also allow people to find you more easily by enabling your profile to be searched by your name. Simply set your existing profile to show your full name publicly.

  Google Profile最終成為了一個Google使用者內部之間互相展示的頁面,如果你設定成公開,Google Profile也可以作為對外的“個人名片”,不過這種靜態“個人首頁”風格的社交在“Facebook時代”顯然已經out了,Google急需一個跟得上潮流的社交平台。

  和Facebook Open Graph競爭

  儘管Google在搜尋廣告業務上佔有絕對優勢,但在展示廣告業務方面,如詹臏老師( @horse )在《猛獸一般的Google展示廣告》一文中指出 “...這基本就是一場戰爭,對其它媒體而言,它關乎存亡,對Google而言,它直接決定了接下來三五年的財報。”

  因此,Google Me承擔的另外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和Facebook Open Graph競爭,除了戰略上定位成收集使用者“社交資料”的平台,通過挖掘使用者的網路行為資料(like,share等)來開闢新的展示廣告空間,同時在武藝和兵器上也要進行比拼。Facebook Open Graph 有Social Plugins, Open Graph Protocol 和Graph API,Google肯定也會推出一系列協議和介面來使Google Me的社交功能更容易傳播和增值。之前Google有推廣Open Social,不知道Google Me是否會延續Open Social,還是會另起爐灶?

  另外,已有的Friend Connect是否會因為功能上的重複而被Google Me取代,或者整合進Google Me,也是值得關注的。

  最後,在社交產品的推廣方面,Google肯定也會吸取Google buzz的教訓,不會把使用者的Gmail連絡人自動全部添加為Google Me的連絡人,應該會採取當下流行的“推薦方式”,比如Twitter的“Suggestions for you”。

  總結,即將推出的Google Me對於Google未來的產品布局意義重大:對內提供一個“社交中介層”,整合Google現有的核心產品,為這些產品添加社交元素,同時也提升使用者對於Google產品的體驗;對外阻擊Facebook通過Open Graph對於網路”社交資料“收集的壟斷,和Facebook在展示廣告業務上進行競爭。Google Me並非一款創新型的產品,對於Google來說,它的定位是一款戰略型的產品。

  來源:KD投稿,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

Beyond APAC's No.1 Cloud

19.6% IaaS Market Share in Asia Pacific - Gartner IT Service report, 2018

Learn more >

Apsara Conference 2019

The Rise of Data Intelligence, September 25th - 27th, Hangzhou, China

Learn more >

Alibaba Cloud Free Trial

Learn and experience the power of Alibaba Cloud with a free trial worth $300-1200 USD

Learn more >

聯繫我們

該頁面正文內容均來源於網絡整理,並不代表阿里雲官方的觀點,該頁面所提到的產品和服務也與阿里云無關,如果該頁面內容對您造成了困擾,歡迎寫郵件給我們,收到郵件我們將在5個工作日內處理。

如果您發現本社區中有涉嫌抄襲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 info-contact@alibabacloud.com 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 5 個工作天內聯絡您,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