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物周刊:智能手機割據戰

來源:互聯網
上載者:User

  “你現在用什麼手機?”“諾基亞。呃,上一款是摩托羅拉。”5年前,這是人們習慣的問答模式。不需說明,大家也明白,彼此詢問和感興趣的是手機的品牌。“你現在用什麼手機?”“Android.不過,我還想去買台iPhone4.”現在,新一代的思考模式已經不再以手機的品牌為定向,而是更為看重手機的操作平台。

  看上去,iPhone4是一台硬體概念上的手機。但實際上,iPhone上啟動並執行iOS系統才是核心,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功能,都是依託著那顆堅硬的核心——iOS系統才得以完成。至於Android,這個由互連網巨頭Google開發的手機作業系統,更是以救世主之姿拯救了漸現頹勢的摩托羅拉和三星,又扶植了HTC等智能手機新貴。

  和5年前我們樂此不疲地對比諾基亞、摩托羅拉或者三星哪一個品牌更結實、通話品質更好、電池更耐用一樣,今天,我們關心Android、iOS、WP7(微軟作業系統)或者RIM(黑莓作業系統)哪一個平台上的軟體遊戲更多、處理郵件和文檔更便捷、操作介面更友好和人性化。

  這不僅僅只是熱衷科技產品革新的年輕人才能享受到的便利,我的父母均已近知天命之年,他們曾經以能手寫、螢幕大和結實耐用為標準來選擇手機。今年,他們分別買了一台HTC Wildfire(Android系統)和iPhone4.現在,我們之間用skype免費打電話、用Kik messenger免費發簡訊,天氣預報、地圖導航和即時打折資訊搜尋都是實用並且不難操作的功能,無論是炒股、看韓劇或者是玩紙牌遊戲,都可以在手機上完成,這讓他們興奮不已。同時,他們再也沒買過一張報紙。

  某種意義上說,今天的“手機”和5年前的“手機”,已經不再是同一種東西,和20年前的“大哥大”相比,當然相差更遠。手機曾被賦予了身份地位的象徵作用,而在其核心沒有革命性的革新之前,好看的外形和知名度往往成為一款手機熱銷的決定性因素。而現在,智能手機平台的迅猛發展,讓其對我們的生活影響愈加深遠。如今的手機,其實更接近於一個小巧、便攜的互連網接入終端裝置,攜互連網席捲一切洪流而來。

  據Gartner調研公司發布的2010年第三季度全球手機銷量報告,2010年全球手機銷量達4.17億部,比去年同期增長35%.其中智能手機佔了19.3%,同比漲幅為96%.尼爾森調查公司則稱,在美國,智能手機的市場份額在2011年就將超過50%——去年,這一比例只有不到20%.

  軟體成就硬體

  這一切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2007年1月10日,在美國舊金山例行召開的新一屆Macworld上,已經憑藉iPod的成功在音樂播放領域呼風喚雨的喬布斯意氣風發地登台,這一次,他為世界帶來的是一款叫做iPhone的手機。

  也是在這次大會上,他宣布,蘋果電腦公司(Apple Computer Inc.)正式將沿用了20多年的“Computer”從公司名稱中拿掉,改稱蘋果公司(Apple Inc.)——蘋果開始加速,從一家以PC電腦為核心業務的IT公司向消費電子供應商轉型。

  什麼是iPhone?喬布斯說,它是“寬螢幕iPod、革命性電話和突破性網路”的結合體。他狂妄地喊出,“我們最少領先5年。”“我們要把所有的按鍵去掉,只剩一個大螢幕。我們要如何操作它呢?用觸控筆?不,誰還會用這種爛東西……世界上最好的指向裝置就是我們的手指!”

  iPhone剛出現時,諾基亞認為這款產品市場佔有率不會太高,不會對自己造成多大的衝擊;三星則稱,“這在功能上實在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傳統手機製造商都覺得,這款產品華而不實。

  喬布斯沒有多費口舌,他只是告訴世界,“iPhone可以運行Mac OS X(就是後來的iOS系統)來管理檔案、運行應用程式和網路”,因為——“軟體造就硬體。”從iPod的成功裡,喬布斯學到了最重要的東西是iTunes.

  在過去的3年半時間裡,iPhone用銷售奇蹟和口碑印證了喬布斯的結論。每一代iPhone都有各種令人詬病的地方,例如早期不支援3G網路、不支援多任務,但是,“軟體造就硬體”。喬布斯建立起一條完美的產業鏈,蘋果生產手機,開放軟體平台,再在iTunes的App Store(蘋果市集)裡銷售全球數以萬計的軟體工程師為之設計的各種應用軟體,蘋果與他們分成(蘋果佔30%,開發人員拿70%),使用者得到更好、更先進的體驗。現在,這個商店裡的應用程式已經超過了30萬。

  而那些曾經嘲笑蘋果的公司呢?諾基亞的Symbian系統已經被毫不留情地打入“過時”的行列中去,他們力推的Ovi線上商店與App Store相去甚遠;如果沒有Android,三星和摩托羅拉的財報都非常難看。Kaufman Bros分析師Shaw Wu說,“手機硬體製造商從不需要和軟體開發人員打交道,它們沒有這種習慣,但現在,世界正被軟體推動。”

  看上去,一切似乎都很美,蘋果的市值甚至在今年超越了微軟。除了Google,現在,他們成了蘋果最重要的敵人之一。Android手機作業系統是目前看起來,最有可能對iOS發起挑戰和衝擊的選手。

  已經沒多少人能記得起3年前的iPhone發布會上,和喬布斯微笑握手的人正是Google的 CEO 施密特——施密特當時也是蘋果公司董事會的成員,在MacWorld上,兩家公司宣布聯手將Google的搜尋和地圖服務植入 iPhone.當時的氣氛輕鬆得甚至讓施密特開起了玩笑:他們應該合并成一家公司,名字就叫“AppleGoo”。

  但在商業領域中,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早在蘋果推出iPhone的兩年之前,Google就不聲不響地收購了一家名叫“Android”的手機作業系統設計公司。當時,他們收購的最主要的目的是確保在行動裝置中,微軟不再佔據主流地位。

  在蘋果成為智能手機操作市場上的標杆之後,2008年9月23日,Google聯合台灣製造廠商HTC推出了第一款基於Android作業系統的手機,簡稱“G1”。從此,兩家公司的競爭拉開了帷幕。

  這讓喬布斯暴跳如雷。《紐約時報》稱,“他認為Google這樣做從物質、技術和精神上違反了兩家公司之間的聯盟合作關係,簡而言之,他認為他的老朋友Google從他兜裡偷錢了。”喬布斯說,“我們沒有去搞搜尋,但他們來做了手機。Google想殺死iPhone.”兩家公司的高層常常在各種公開或私下的場合裡爭論,喬布斯甚至憤怒聲稱Google剽竊了iPhone的思路,Google則說,Android的某些原型機早於iPhone.

  2008年,Google總部曾發生過一次非常不愉快的會面。喬布斯警告Google,如果他們繼續製造持有多點觸摸的手機,他就會發出訴訟。事實上,2010年,經過一系列艱苦的努力,蘋果的確拿下了多點觸摸的專利。

  不過,這已是後話。在這幾年中,Google已經和眾多廠商一起,先期製造了一大批支援多點觸摸的手機。Android已經成為了最流行的智能操作平台之一,和蘋果不同,在Google這裡,軟體與硬體分離,除了一款依然由HTC代工的Nexus One被承認是Google自己生產的手機以外,其他手機硬體均屬於各家廠商,Android用“機海戰術”與iPhone 分庭抗禮。因為授權免費,眾多硬體廠商都選擇了Android系統,從三星到華為,從1000元到4000元的價位,你都能找到不同的Android手機型號。

  Google也建立了自己的軟體市場。Android Market被使用者戲稱為“菜市場”,在這裡,開發人員不需經過繁瑣的審核程式,絕大多數軟體目前都是免費。與售價昂貴的iPhone相比,在Android的世界裡,使用者只需付出小得多的成本就可享受許多智能手機操作平台帶來的便利。

  在Gartner公司2010年第三季度智能行動數據中,Android系統的手機已佔全球智能手機銷售量的25.5%,甚至已經超過了和去年相比下降了0.5%的iOS(16.6%)。Nielsen公司則稱,從今年2月至8月,有32%的智能手機新使用者選擇了 Android,只有26%選擇了iOS.

  現在,蘋果和Google的戰爭已經趨近白熱化。去年,施密特退出了蘋果董事會,喬布斯的聲明中火藥味極濃,“現在Google的Android和Chrome OS已經在蘋果的核心領域和我們展開了競爭。因為利益衝突,他已經不得不在一部分董事會議時選擇迴避……現在是他從蘋果董事會辭職的時候了。”

  兩家公司在收購、專利、董事會和應用程式開發等方面全都產生了衝突。蘋果甚至以侵犯專利之名起訴了HTC,而誰都知道,HTC是最樂於製造Android系統手機的公司之一。

  不過,他們仍然在某些領域裡合作,Google每年會付給蘋果1億美金以確保自己是iPhone和iPad的預設搜尋引擎。有意思的是,他們共同的敵人——微軟此時卻成了打擊對方的有力工具。微軟也為蘋果的iPhone和iPad開發了專屬的Bing搜尋應用程式。熟悉矽谷的人看到這一訊息甚至會發笑,蘋果與微軟?這兩個宿敵,竟然也會有握手言歡的可能性?

  與此同時,微軟也絕不甘於讓自己成為別人鬥爭的炮灰。在iPhone推出之前,微軟早已有了自己的作業系統Windows Mobile.他們夢想“用PC的那一套複製到手機上”,當時雖然無法與諾基亞的Symbian相比,市場佔有率也不容小覷。

  iOS與Android改變了這一切,在G1上市之後的2008年11月,微軟終止了開發許久的Windows Mobile系統,重新設計一款全新的系統。他們將這個月稱為“Reset(重啟)”。

  這表明了微軟的決心,也表明了他們所面對的危險境地:如果再不絕地反擊,微軟將被徹底請出移動終端作業系統市場。3年前,他們曾嘲笑蘋果沒有實體鍵盤,但他們判斷錯誤了。微軟CEO鮑爾默說:“我們曾領跑這場遊戲,但現在卻名列第五,我們錯過了一整輪。”

  《連線》雜誌稱,“微軟最終決定按下 Ctrl+Alt+Del,重啟自己的移動作業系統,迎來新的開始。”今年10月11日,微軟推出了嶄新的系統Windows Phone 7.和iPhone以及被指責太像iPhone的Android都不同,微軟沒有採用表徵圖網格的介面來歡迎使用者,而是採用了一套動態、直觀的全新介面。

  在對大部分使用者慣常使用的介面進行對比後,在沃達豐從事使用者體驗相關工作的Morten表示,“iPhone突然開始顯得過時。”微軟難得地贏得了一片叫好聲,甚至是“優雅”這類以前只屬於蘋果的溢美之詞。

  WP7手機上市當天,總共賣出了4萬部手機。儘管這一銷售戰績只能用差強人意來形容,但不少市場分析師都指出,因為得到了電訊廠商與手機硬體公司的支援,微軟的WP7前景仍然值得期待。

  就像Gartner公司指出的一樣,“智能手機市場上的競爭是一場馬拉松比賽。”現在就預測誰能最終取得勝利,未免言之過早。

  應用程式引領未來

  沒有人會否認,最終決定智能手機平台勝負的,將會是那些為平台開發應用程式的軟體開發人員。掌上裝置觀察網站iFanr的作者郭磊說:“沒有一個平台會窮盡一切功能,這是不可能的,說到底還是要靠大家為平台開發軟體,來發揮出手機更多的可能。”

  現在,iOS的App Store中已有了超過30萬個應用程式,Android Market的數字則是逼近15萬,而且增幅速度也已和iOS持平。不少人都預測,明年底或是後年初,Android Market的應用軟體數量就會超過iOS.

  而剛剛起步的WP7也忙著宣傳,截至今年9月,它們的應用程式開發套件已經下載超過 30 萬次,根據過去軟體業的規律,這些人中有一半都會推出最終的軟體。也就是說,未來起碼有15萬個用於WP7的應用程式會出現在他們的市場中。別忘了,WP7剛剛推出一個多月而已。

  不過,在蘋果產品研究網站apple4us的成員、同時也從事第三方軟體開發工作的Lawrence Li看來,這些數字也許只是虛假繁榮。“純粹數字可能對公司有意義,投資人喜歡聽這些數字來影響自己的投資。但App Store裡面的軟體絕大部分是垃圾,能留下來並有持續價值的很少。所以,好的軟體有多少,和軟體有多少是兩個概念。”

  作為智能手機目前的老大,iPhone的困擾很典型。蘋果公司一向都希望建立一個較為封閉的生態圈,今年春天,Adobe 曾發布工具讓開發人員能使用 Flash 建立 iOS 應用,蘋果立即修改了開發人員許可協議,禁止開發人員採用任何非蘋果官方的開發工具。儘管最後蘋果迫於監管與競爭的壓力,放寬了協議,但它所面對的問題卻越來越明顯——在越來越多的軟體中,如何讓你的軟體能夠脫穎而出?又有多少是像Lawrence Li這樣的技術員所期望的“有愛的,看了感動得要落淚的軟體”呢?用iFanr作者Logout的話說,“在這個市場裡,所有你能想到的新創意在上面一搜,都能搜到相似的。”這個問題解決不了,蘋果的App Store就會面臨增長放緩的局面。

  蘋果採取了一些措施,一方面控制軟體品質,一方面提升使用者體驗。他們有一份人機介面規約,建議所有的軟體開發人員按照同一規則來設計,比如軟體不要單設進入畫面,而是打從一開始就呈現軟體操作介面。Lawrence Li說,“這樣會有一個心理騙術,讓使用者以為載入已經結束。”

  而且,所有軟體在進入App Store前,都需要經過一個審查過程。蘋果今年又一次收緊了審核方針,他們寫道,“我們不需要更多可以用來示範‘放屁’的軟體。如果你不能開發出什麼有用的東西,或者提供一些最新的娛樂,你的應用有可能不會獲得通過。我們會拒絕任何我們認為已經越界的內容或行為……判斷越界的那根線在哪兒呢?……當我看見的時候,我就會知道。如果你的軟體被拒絕了,我們有一個評審委員會,你可以去‘上訴’。但是,如果你要炒到媒體那兒去,或者只會罵我們,是不會有協助的。”

  言下之意,在蘋果的世界裡,只有蘋果說了算。

  這能不能有效解決App Store裡精品軟體對缺乏的局面?目前看來,仍然不夠。而且,別的問題也在悄然滋長,為iOS和Android都開發軟體的工程師吳鴻說,“如果軟體出了bug,在App Store裡受制於審核過程,可能在六七天內使用者都得不到更新。這會造成延遲。”這就要求開發人員從設計軟體的最初就以高標準要求。

  不過,蘋果只是面臨發展中的瓶頸問題,Android的問題卻更加顯著和突出。蘋果以設計來主導產品,Android卻承襲了Google的演算法文化,工程師的特性就是開放,將代碼開放、可能性開放,同時也將問題開放。

  數以萬計的開發人員在憤怒地抱怨Android,最簡單的原因當然是錢。開發人員為錢而來,得不到錢,他們自然會離去。蘋果的App Store支援多樣的支付方式,而且使用者也已經在過去長達10年的蘋果產品體驗中養成了在iTunes裡為音樂和軟體付費的好習慣,更重要的是,iPhone不越獄是無法安裝盜版軟體的。

  但Android呢?首先,它曾經只支援Google Checkout和信用卡支付,剛剛才宣布支援Paypal,而且購買Android軟體的地方也太分散,應用市場裡只有一部分,開發人員網站、甚至在Amazon等地方都能買到Android應用軟體。其次,Android基本不審核任何應用軟體的發布,換言之,就算我只是個菜鳥,隨手寫個軟體也能放到網上供人免費下載使用,如果其中有病毒,後果當然不堪設想。

  Google引以為傲的“開放”背後,也有陷阱,某些功能一樣要求使用者Root(取得管理員權限)後才能使用。Google研究部落格穀奧的MusiXboy說,“開放說到底,只是Google用來貶低蘋果抬高自己的說辭,當不得真。”

  眼花繚亂的重複應用和繁瑣的購買渠道背後,很難有使用者持之以恒地為軟體買單。更重要的是,因為Android程式的開放性,盜版軟體的安裝成了非常簡單的事情。而且,就算有一款沒有盜版的軟體需要付費,使用者也可以輕而易舉地找到同類型的軟體替代。開發人員在這個遠沒有App Store成熟的市場生態裡,舉步維艱。

  不過,開發人員還是願意等待市場成熟,畢竟這是個潛力無比巨大的空間。吳鴻為Android開發的程式,全部都沒有收費,單純靠內建的廣告,一天也能掙到幾十美金,側面旁證了這個使用者群的龐大以及潛在的消費能力。

  讓開發人員厭倦Android的,恰恰也是Android得以在今年迅速崛起的法寶:多等級的手機裝置和廠商自訂的介面。在Android的世界裡,有1000塊錢的手機,也有5000塊錢的機皇,處理器、解析度都不相同,隨之而來的問題是,一款應用程式是不可能在所有機子上都完美啟動並執行。每當開發人員開發了一款軟體,等待他們的就是在這個平台上的所有機型中無休止的調試。相比起只需要考慮iPhone一款機子所需要付出的成本,Android平台實在太耗費人力物力。

  所以,當iOS平台最受歡迎的遊戲“憤怒的小鳥”移植到Android平台時,Rovio公司選擇了免費,但機型的分化仍然讓他們不堪其擾。11月21日,Rovio為它在許多Android裝置上的糟糕表現而道歉:“儘管我們努力了,可我們沒能讓遊戲擁有最好的效能。”他們宣布:“我們已經不願意在為Android裝置做更多版本的‘憤怒的小鳥’了。”

  這似乎印證了喬布斯對Android的詛咒,他認為Android所謂的開放恰好會自毀長城:“Android手機總是被配備不同的介面,把問題留給了使用者。相比之下iPhone統一性的好處不言而喻。”一個典型的例子是,為讓不同Android手機的使用者都得到最好的體驗,光Twitter用戶端就有不下100種各式各樣的版本。

  在Android與iOS雙雄爭霸之際,WP7悄然以攪局者的姿態出現。上市之初,微軟就對軟體開發人員提出了金錢獎勵措施,遊說在iOS和Android系統中開發出廣受好評的開發人員為WP7開發軟體,為此,微軟會先付一部分酬金。同時,面對那些已然進駐的開發人員,微軟還建立了支援小組提供協助。這些措施都起到了顯著效果。Slacker公司的營銷副總裁 Jonathan Sasse 就表示,“在iPhone和Android的環境裡,開發人員與公司並沒有什麼交流。”但微軟卻提供了許多協助。

  微軟還沒有出局,畢竟他們還是軟體業的第一巨頭,又為開發人員提供了相當的便利——他們與硬體廠商緊密合作,HTC放上議程的WP7手機甚至比Android手機還多,緊鎖高端市場。而且,不像Google對所有廠商都開放授權,WP7隻為那些達到審核標準的裝置開放授權,這讓開發人員調試的難度大大降低。

  同時,WP7在商務市場也將取得突破性的進展。畢竟如今最流行的檔案操作軟體還是PC上的Office系列,只有微軟的WP7,可以真正意義上實現公文文檔的無縫轉接操作。就像Google把自己的Gtalk和Gmail完美地整合在Android手機中一樣,這也是微軟無可比擬的優勢。

  面對微軟、Google與蘋果三家傳統意義上的IT行業的強勢出擊,諾基亞和黑莓也許是最沮喪和焦慮的兩家公司。諾基亞的Symbian系統儘管憑藉曆史優勢,仍是當今智能手機操作平台佔有率第一名,但Symbian的邏輯屬於上一個時代已成為無可辯駁的事實。諾基亞與英特爾結成了聯盟,著力於新系統Meego的開發,同時建立了Ovi線上市集。無論如何,芬蘭巨人已經開始從沉默中蘇醒。

  至於黑莓,它的步伐甚至比諾基亞還慢。Lawrence Li稱RIM系統也許只適合那些“夠用就好,不希望改變”的人群。Android快速增長的北美市場份額,大部分都是從黑莓日益衰退的市場中奪取來的。

  黑莓的出路也許在它收購的PONS系統上,現在,這個系統被應用在黑莓推出的平板電腦Playbook上,也許,黑莓將會反蘋果之道而行,將PONS移植到手機上,而這或是黑莓最好的機會。

  當手機遇見網路

  微軟、Google、蘋果、Intel、諾基亞、黑莓……在5年前,這些企業根本不會被人們放在一個序列裡考量。他們的屬性分別是軟體公司、網路公司、硬體公司和手機公司。但今天,他們在同一個戰場上殊死搏鬥,看上去鬥的是手機作業系統,事實上,他們所爭鬥的是使用者接入互連網的方式。

  在今天,世界越來越小,資訊傳播也越來越快。很多時候,我們對外部世界的感知,已經局限在一塊螢幕之上。過去,我們仰仗的是PC電腦,但手機才是能夠一天24小時寸步不離的裝置。摩根士丹利推出的最新一期互連網研究報告指出,未來網路趨勢是3個關鍵詞:移動、社交和廣告。

  智能手機毫無疑問是最能夠滿足這3個關鍵詞的裝置。它本身就是移動裝置,承載了我們的社交需求,手機裡的連絡人號碼薄也許是許多人最為看重的資源,而源源不絕的應用程式背後所暗含的廣告需求與增長,更是令人不能小覷。

  看看Google推出Nexus One時的宣傳口號吧:“網路與手機相遇”,再回想一下蘋果2007 年發布iPhone時的口號“你口袋裡的互連網”,我們就能夠明白,手機早已不僅僅是手機,它是我們與世界相聯絡的最簡便、快捷和順暢的方式。

  在美國,未來3年內的無線頻寬就將超過有線頻寬。今年年底,美國最大的網路電訊廠商質疑Verizon將會在美國20個城市部署頻寬達12Mbs的LTE.LTE頻寬未來將升級到50Mbs,而這項技術最大能支援每秒100Mb.這約是現在許多人所用網路速度的10倍。到時候,網路就將無處不在。

  目前,行動裝置的速度比PC機落後了7年,這意味著我們現在的手機,其效能相當於2003年的台式機。但未來發展的速度不斷加快,晶片更新換代的速度越來越短,鋰離子電池的續航時間也在成倍地提高。總有一天,我們將會生活在一個完全智能和更加精確的世界裡。

  手機的售價也將越來越低。如果不是受限於電訊廠商,Google原本打算將Nexus One以不足100美金的價格銷售。因為移動、廣告和社交上的收益完全可以補足這部分的差距,更多人使用智能手機無疑會加快整體的進程。

  這一天總會到來。到那時,也許我們會停止詢問“你在用什麼手機?”因為每個人的手機功能相差都不會太大——那是我們與世界保持聯絡的紐帶。

  (感謝iFanr、apple4us與穀奧三家網站對本文給予的協助。部分材料參考《連線》與《紐約時報》)

  記者  馬李 靈珊




相關文章

Cloud Intelligence Leading the Digital Future

Alibaba Cloud ACtivate Online Conference, Nov. 20th & 21st, 2019 (UTC+08)

Register Now >

Starter Package

SSD Cloud server and data transfer for only $2.50 a month

Get Started >

Alibaba Cloud Free Trial

Learn and experience the power of Alibaba Cloud with a free trial worth $300-1200 USD

Learn more >

聯繫我們

該頁面正文內容均來源於網絡整理,並不代表阿里雲官方的觀點,該頁面所提到的產品和服務也與阿里云無關,如果該頁面內容對您造成了困擾,歡迎寫郵件給我們,收到郵件我們將在5個工作日內處理。

如果您發現本社區中有涉嫌抄襲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 info-contact@alibabacloud.com 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 5 個工作天內聯絡您,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