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CD:我們要做1999年的GOOGLE

來源:互聯網
上載者:User
google 兩年以後,上海人黃一孟仍然清晰地記得2003年秋天的那個晚上。窗外秋風陣陣,窗內21歲的黃一孟卻心急如焚,“赤膊上陣的心都有了”。

  當時,閑在家中的黃一孟,剛剛從上海大學退學一兩個月。他為自己2002年底註冊的一個“VeryCD”網域名稱,做了一份精細的商業計劃,打算跟風推出“個人CD定製”的電子商務網站。“既可以賺點小錢,也很符合自己看電影聽音樂的愛好。”黃一孟回憶說,可是,自2003年1月對網友開放以來,VeryCD網站很長時間沒有起色——來者寥寥,且都是友情出演的熟人。


  類似的感受再一次出現在2005年夏天的一個下午。VeryCD網站正處訪問高峰期,每天近500萬的訪問量使得8台伺服器幾近癱瘓。原定上架的兩台伺服器,沒有用電許可證而一直不能到位。另一頭,不斷有網友在網站因超載而碰壁。無法可想,黃一孟只能四處求助,最後從別處找了一台來應急。


  今非昔比。VeryCD的成長速度,已經遠遠超出黃一孟自己的想象。甚至,當他這兩天忙著接收各種獲獎資訊時,他還有一種做夢的感覺。不過,這並不妨礙這個技術青年以及他的網站迅速地為人所知,並引來成批的VC(指風險投資商)投資排隊。


  開始於電騾


  這一切源自一個叫“電騾(eMule)”的軟體。支援這個軟體的,是一種名為“P2P”(Peer to Peer的縮寫,一種端到端傳輸技術)的時髦技術。通過這種技術,人們可以直接連接到其他使用者的電腦、分頁檔,而不是像過去那樣串連到伺服器去瀏覽與下載。


  黃一孟找到這種軟體,完全是一種偶然。那時,世面上有不少BT和電驢(eDunkey)軟體,以及使用這些軟體的網站。埋頭為“個人CD定製”網站尋找更多影音資料的他,卻在一番搜尋連結後發現德國人默克版(Merkur)公布的P2P開源軟體eMule軟體。這種直接點對點互動的新理念使得他眼前一亮,用過之後更是一種激動的幸福。“於是把eMule漢化改寫,再加上個人化的影視音樂收藏網站創意,就誕生了VeryCD網站的雛形。”黃一孟回憶道。


  那個時候,黃一孟完全沒有意識到,一個崇尚個體互動的互連網時代正滾滾而來。他對網路的認識還停留在劉韌《中國.com》中製造數字英雄的時代。他當時的美好願望就是“可以把網站扔在那,提升人氣,然後再另外弄一個電子商務網站與之對接,將人氣轉換為財氣”。於是,他每天還得發愁,怎麼提高網站的點擊率,怎麼讓更多的人習慣去他的網站看看。另一面,周邊一些人氣旺盛的搜尋網站和門戶網站,也常常讓他眼紅。


  VeryCD迎來日訪問量達200人記錄的那一天,黃一孟特意截屏以示慶祝。但很快,他就開始來不及截屏了。“先是幾百人幾百人地增加,後來就是幾萬人幾萬人地攀升,到2003年底,VeryCD的日訪問量一下子衝到100萬,擠爆了中國頻道的虛擬機器主機。”他笑著說。


  日訪問量的突然節節攀升,讓黃一孟開始反思。“什麼東西觸發了這個市場?”“為什麼有那麼快的發展速度?”“這種速度是否可怕?”“發展電子商務的固有想法是否已經過時?”“應該搶先做出來,還是只跟風?”……這些問題不斷地在他腦子裡冒出來,讓他莫名興奮。在那片不明方向的混亂中,他似乎隱約地看到,互連網的核心價值正開始迴歸技術本質,一個令人嚮往的互動、互動、參與、共用的網路正在誕生。相應的,VeryCD這樣原本默默在做資訊共用服務的個人網站,也勢必能在這個網路時代中體現自己的商業價值。


  但這隻是個開始。下一步怎麼走?這成了黃一孟必須面對的問題。2004年的中國互連網,已經錯過了賣創意的潮流。VC對投資日趨理智,同類的P2P網站更是不少見。黃一孟完全不可能像過去的數字英雄那樣,拋售VeryCD,然後抽身而退。


  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結果都是一樣的——黃一孟最終挺身而出,決定拼一拼。很快,VeryCD迎來了第一台伺服器,並且,結束了黃一孟的SOHO身份。2004年5月,他在上海市天山路租了一間10平方米的小屋,第一次組織起自己的創業團隊——這個3人團隊中,有兩個只是前來幫忙的學生。


  確定收入模式


  VeryCD的前途充滿了想像力。但哪怕僅從財務數字上來看,這也並不是一次“免費的旅程”。反觀收入模式,據易觀國際新媒體研究部分析師陳海瀅介紹,當時的P2P網站主要採用三種方式——對軟體收取使用費,把廣告內嵌到軟體中以及直接拍賣網站廣告位。更有甚者,一些P2P網站不惜網站變得面目全非而不斷地將具有盈利點的內容添加進去。


  作純粹的P2P網站,以拍賣廣告位及接受網友贊助作為收入來源,這是VeryCD的選擇。甚至,在廣告位的數量上,這個網站也堅持“每頁不超過兩個,出再多的錢也不增設”。不是沒有誘惑。隨著訪問量總數超過1億、2億,來自廣告商的誘惑更加明顯。另一面,來自網友的反饋意見卻不容樂觀——他們提出異議,頁面上出現的廣告位太多,會消耗網站體驗的快感。廣告商與網友的博弈,以後者獲勝而告終。


  這樣的結局並非毫無徵兆。2000年,剛剛學會上網的黃一孟,一時激動寫下“讓收費網站去死”這句話。事隔多年,他仍然覺得這話並沒有說錯。作為“MP3分享計劃”中的一部分,當年靠提供盜版音樂下載來牟利的眾多“收費下載網站”,此後也真的死了不少。因為,“在分享互連網時代中盈利無可厚非,但如果以犧牲技術中性為代價,那麼這種盈利勢必不會長久。”


  這是VeryCD最早從其他同行中吸取的教訓。後來,當早期“不務正業”的P2P網站紛紛落馬時,這個教訓又被進一步闡述為——第一不要過早商業化,第二要集中精力於P2P技術。“一些P2P公司總是試圖在同一時間做很多事情,他們幾乎把自己的本行都忘記了。”黃一孟歎息道。


說這話時,黃一孟已經將VeryCD從天山路搬到市區的江蘇路,辦公面積從一室戶升級為兩室一廳。更為重要的是,這時他的創業團隊中來了另一個技術青年戴雲傑。戴是黃一孟的高中同學,自稱“自從觸網,生活中就只做一件事:學習互連網。”


  拒絕VC


  兩個志同道合的年輕人碰到一塊,更是將“G-FANS(Google的崇拜者)”特質發揮到極致——注重技術,並在技術上精益求精。他們甚至一塊定下VeryCD的宗旨:VeryCD永遠不會讓使用eMule的使用者付錢。


  前進的方向自此明朗化。P2P和開源軟體正在形成一種很自由的文化——使用者在使用eMule的時候,偶然間找到自己根本沒想到能找到的資源,這種激動是VeryCD所追求的;而VeryCD以後開發的功能,不追逐“技術多高端、多流行,能融到多少投資”,只想讓使用者看到後,有一下激動的心跳:原來還能這麼玩。



相關文章

Beyond APAC's No.1 Cloud

19.6% IaaS Market Share in Asia Pacific - Gartner IT Service report, 2018

Learn more >

Apsara Conference 2019

The Rise of Data Intelligence, September 25th - 27th, Hangzhou, China

Learn more >

Alibaba Cloud Free Trial

Learn and experience the power of Alibaba Cloud with a free trial worth $300-1200 USD

Learn more >

聯繫我們

該頁面正文內容均來源於網絡整理,並不代表阿里雲官方的觀點,該頁面所提到的產品和服務也與阿里云無關,如果該頁面內容對您造成了困擾,歡迎寫郵件給我們,收到郵件我們將在5個工作日內處理。

如果您發現本社區中有涉嫌抄襲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 info-contact@alibabacloud.com 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 5 個工作天內聯絡您,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